佛八苦

我没有车,深夜不会闯红灯

你是畜生也不能送你!

你是畜生也不能送你!

By慈叶

 

 @固形水 的回血雷安梗(很怪,我很喜欢)

 

手机发出滴滴两声提醒,忙鱼上有人联系安迷修,商品正好是他昨天刚挂上去的谷子,安迷修大喜过望,点开消息栏一看,对方只发了一句话:这么贵?我是学生,送我吧。

 

不能说安迷修穷困潦倒,不过他这人多少是有点节俭过度。饭可以吃少一点,菜可以吃素一点,攒下来的钱可是要用来娶媳妇的!安迷修存款上的金额非常可观,但是本人那双球鞋也已经一年没换,搞得女孩子们都不太敢和他出去玩,生怕让他出钱。这下子好啦!女朋友没有,生活也过得挺艰难,安迷修自己还傻乎乎的,以为是钱还没攒够。

巧了么这不是,钱多还没女朋友,安迷修刷D站学画法几何,刷半天刷不到一个心仪的讲师,忽然一个直播弹窗跳出来,主播是皮套vtb,人设是漂亮的紫发御姐,正在一声不吭地打游戏。安迷修对游戏和vtb不感兴趣,正要滑走,一条恶臭弹幕飘过去,问主播不说话是不是金主不让,安迷修皱起眉头,心里可怜这个女孩。哪知屏幕上的live2D漂亮姐姐看了一眼弹幕,立马面无表情地开骂,用词之新颖、骂人之恶毒,把安迷修弄傻了。他画法几何也没时间接着听,傻乎乎地坐那儿听主播骂了十分钟的恶臭男。漂亮姐姐显然用的变声器,但是声音低沉有磁性,安迷修看着她冷漠的眉眼和喋喋不休的嘴,一下子坠入爱河。

漂亮姐姐的名字是Ray,大家一致喊蕾酱。在弹幕刷“蕾酱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的时候她总是面无表情地开口:“好他妈娘们。”这种反差反而让Ray人气诡异地上升了,或许大家都是一些隐藏性m,安迷修也不例外,并且坠入爱河就一发不可收拾,在爱河上游起蛙泳。他开始给Ray打赏,一开始只是几块钱,大家都见怪不怪。安迷修嘴笨,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喜欢,或许他羡慕的是Ray傲慢的性格,或许又是惊讶于她的勇敢,总之,打赏金额一次比一次高。某天Ray直播,隔壁男主播使绊子让人来发弹幕捣乱,Ray二话不说,操起两个键盘跑隔壁男主播直播间去怒发弹幕,骂得对方手足无措,灰溜溜下播。安迷修手一抖,在Ray的直播间发了个飞船。

他发誓!他是真的手抖!本来只想发个辣条表示钦慕,结果手机断触直接跳去飞船付款页面,安迷修眼睛又花,稀里糊涂输了密码,一个飞船在Ray的直播间炸开,这下子弹幕都傻了,刚从隔壁回来的Ray也沉默了。偏偏这飞船上还一个字都没写,这个沉默的金主大人比Ray还酷,送完飞船就离开了直播间。弹幕炸开了锅,纷纷在嚎金主大气,Ray抱着两个键盘一言不发,估计是给弄懵了。过了很久,漂亮姐姐开口说:“今天下播了。”

安迷修离开了直播间,对着自己的支付宝付款页面嚎啕大哭。银爵看得一愣一愣,问他是不是买错东西了,安迷修眼泪汪汪:“给女人花钱了。”

真是一发不可收拾。有了第一次必然有第二次,安迷修不会说好听话也不知道怎么写鼓励,第二个飞船还是啥都没写就送出去了,弹幕纷纷高呼又是你,Ray在打游戏,瞟了一眼飞船又沉默了,还没等她做出反应,这位金主又离开了直播间,安迷修又裹在被子里眼泪汪汪地看着付款页面了。

安迷修踏上了吃谷之路。

他不像别的宅男,又买抱枕又买手办,安迷修在忙鱼市场艰难学吃谷,从一开始战战兢兢的“您好Ray咖啡限定徽章卖吗”变成熟门熟路“妈咪妈咪出我Ray谷”,大半年过去了,安迷修穿着Ray的痛T上课,背着Ray的痛包赶车,银爵和格瑞有时候不太想和他走一路,生怕自己也被当成老二次元。安迷修放飞自我,每天准时蹲点直播,一边嚎着老婆一边面无表情地打赏,直播间的都认识这个叫“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的ID,Ray从没跟他说过谢谢,也没有联系过他,安迷修完全不在乎,他只是太羡慕那样的性格而已。所以收到Ray的私信时他还有点发蒙,Ray说:别充钱了,我是男的。

安迷修的手机应声落地。

 

安迷修塌房了!

追了大半年的vtb漂亮姐姐中之人是男的,安迷修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的包、他的衣服、他的海报,现在看来都是笑话。安迷修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消沉了整整三天,Ray的直播他也没看,私信也没回,倒头睡觉。睡醒了眼眶还是红的,安迷修和银爵说:“妈的,我要脱粉回踩!”

银爵听不太懂这些,格瑞也不懂,随便他去了。安迷修把自己珍藏已久的Ray谷挂上了忙鱼,他也真是个傻子,ID都不改的,顶着蕾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这个ID卖东西,怎么看都是大佬脱粉,半天没人敢来问,安迷修自己是个傻的,完全察觉不到,还疑惑怎么他的回血都没人买。等了半天等来一个三无小号,开口就说:这么贵?我是学生,送我吧。

 

安迷修怒发冲天,安迷修勃然大怒,安迷修欲哭无泪……安迷修愤怒地回复:你是畜生也不能送你!

他拉拉个脸把人给拉黑了,心里想着怎么这么倒霉。格瑞从书本里抬起头,问他:“怎么了?”

安迷修垂头丧气:“我的谷子……卖不出去……”

银爵觉得疑惑:“你推的姑娘不是人气挺高的吗?不应该啊。”安迷修百思不得其解,想不出为啥没人来收海景稀有Ray谷,他失魂落魄地出去买饭,在食堂老远就看见雷狮被人围着,看起来像是社团聚餐。安迷修生怕被他逮到,只好绕了远路,路上他给格瑞发短信:我又遇见雷狮那个混账东西……磅的一下,安迷修撞人胸口上去了,抬头一看是雷狮的脸,安迷修马上低下头给格瑞发短信:完了。

雷狮随手就把他的手机拿过去看了一眼,眉头皱成一个蝴蝶结,雷狮冷笑:“我就这么讨人厌?”

安迷修翻白眼,夺过手机就走了。帕洛斯和佩利凑过来窃窃私语:“老大,要不要把他抓回来?感觉今天是个表白的好日子。”

雷狮冷哼一声,帕洛斯马上改口:“感觉今天可以好好教训他一顿。”

雷狮摸摸下巴,想起刚刚匆匆一瞥看见安迷修手机上的忙鱼软件,他摸出自己的手机,对着那个把自己拉黑的“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看了又看,雷狮说:“不是今天。”

 

Ray酱一般是晚上十一点开直播,安迷修忍了又忍,没忍住,盯着那个闪闪发光的紫色头像看了很久,点进去。Ray正在刀塔,一般来说他不会搭理任何人发弹幕,但是今天他一看ID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的用户进入直播间,漂亮姐姐就笑起来,这可是蕾酱第一次在直播里笑。Ray用富有磁性的、温柔到让安迷修有点发憷的声音说:“我男朋友来了。”

弹幕沉默了三秒,开始铺天盖地“啊啊啊啊啊啊啊?!”神秘的打榜大哥和技术流美女,如果真的是情侣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劲。安迷修冷汗直流,心想这是不是新型仙人跳,Ray用低沉的声音喊他:“男朋友,还在生气?”弹幕刷满了屏幕差点把Ray的live2D脸也遮住,安迷修颤颤巍巍,心里开始想如何体面地离开,这时候Ray叹息一声,说:“安迷修,别气了。”

安迷修感到自己的后背一瞬间发凉,他瞪着屏幕上的漂亮姐姐:谁?怎么会认识我?我操!

弹幕还在刷百年好合早生贵子,Ray微笑着说:“我男朋友和我闹别扭呢,今天看见我都不带搭理的,帮我劝劝?”弹幕果然开始出奇一致地喊榜一大哥别生气,安迷修灰溜溜地退出直播间,心里凉凉的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不对啊!他虽然也有死对头,但是雷狮不会花重金买通主播就为了捉弄他吧?安迷修百思不得其解,他往床铺下喊格瑞,他问:“你觉得我这样的人会不会吸引变态?”

格瑞宕机了几秒,似乎真的想到了什么,但是格瑞不说,他只冷着脸:“不好说。”

“不好说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安迷修手机叮咚一声,忙鱼有人给他发消息,对方是个三无小号,还是那个口气:干嘛,这谷确实不值钱啊!送我怎么了!

安迷修瞬间大脑充血,他一言不发地点进Ray的直播间,刷了个沉默火箭,在弹幕狂欢中退出,折返忙鱼,对那个三无小号回复:Ray是世界上最宝贵的!!

 

雷狮刚下播,卡米尔帮他收拾桌子。帕洛斯探个脑袋过来:“老大,你刚刚是不是提到了安迷修的名字?”雷狮耸耸肩,没否认。帕洛斯摸着下巴琢磨:“看不出来他那么有钱,打赏火箭跟不要钱似的。”雷狮说:“他确实是个傻子。”

他点开忙鱼,上面只有一条消息:Ray是世界上最宝贵的!!对方已经把他拉黑了。雷狮没有笑,他切换到自己的D站号,挤得满满当当的收件箱,只有一条的发件箱。他点进发件箱,犹豫又犹豫,还是什么都没发过去。

 

大学里有两种东西应该灭绝:一是青年大学习汇报作业,二是小组合作。安迷修看着小组分配上面那几个显眼的名字,感觉头晕眼花:安迷修,雷狮,帕洛斯,佩利。他抬起头,看见不良少年四人组的四分之三站在他面前得意地笑,安迷修有一种误入狼窝的错觉。雷狮为首在他身后坐下,把安迷修团团包围。安迷修郁闷之极,他想:前男友和我分到一个小组合作,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倒霉了。

 

安迷修和雷狮有过短暂的恋爱期,虽然安迷修觉得是自己单方面暗恋,但至少雷狮当初没拒绝他的告白不是吗?他稀里糊涂被雷狮的美貌骗了,稀里糊涂地一见钟情,稀里糊涂地告白、交往,安迷修并不是太勇敢的人,至少比起雷狮,他总是犹豫不决。既察觉不到雷狮的爱意,也不敢大胆地表露心意,安迷修逃之夭夭,拉黑了雷狮所有的联系方式,短暂地搬到了校外租房以逃避雷狮的质问,等他察觉到的时候,雷狮已经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了。安迷修沮丧又悲哀,一头扎进学习的海洋里麻痹自己,结果画法几何刷到一半,他看见了Ray。好不容易才从失恋的痛苦里走出来,Ray诚实地跟他说:我是男人。安迷修简直受不了命运,郁闷得他想要一头撞死。安迷修叹着气,把脑袋埋到书本里,试图用画法几何的知识淹死自己,结果雷狮跳上桌子,轻巧地翻下来,在他身边坐下。安迷修闭上眼睛装死,温暖的气息靠近了,雷狮贴着他的耳朵冷笑:“好久不见啊,男朋友。”

安迷修捂住耳朵嘟嚷:“前男友。”

“我允许了吗?”雷狮皱起眉头,拉长了声音:“我看你这么多蕾酱的吧唧,送我一个呗。”

安迷修拍桌而起:“我要揍你了啊!”

雷狮还是懒洋洋地,拉长了声音:“我是学生,送我嘛。”

安迷修说:“你是畜生也不——”

他戛然而止。

雷狮盯着他的眼睛,一言不发。在安迷修爆发的前一刻,他捏着声音说:“榜一大哥,别生气啊。”

安迷修正在经历头脑风暴,说不出话。雷狮挥了挥手,帕洛斯和佩利忽然从桌子底下掏出一大捧玫瑰花,在周围人的瞪视下,雷狮清清嗓子,拿过玫瑰花:“你好安迷修,我是Ray,大家一般叫我蕾酱,我是学生,你最好把谷子送我……”安迷修扭头就走,雷狮面不改色地接着说:“……我给你一个机会,和我接着谈恋爱,不然别逼我使用非法手段。”

安迷修停滞了一瞬间。他回过头,绞尽脑汁想要用Ray一样的勇气和词汇来骂人,但是他大脑空白,什么也说不出口。他看起来要哭了。雷狮想:好吧。

他把玫瑰花扛在肩上,跳上桌子,越过无数人的脑袋,踩着阶梯教室的长桌走下来,他说:“我有话跟你讲。”

安迷修狠狠地瞪着他,雷狮说:“我有点想哭,可以把你肩膀借我一下吗?”

安迷修一动不动,雷狮跳下桌子,来到他面前。雷狮说:“好吧,现在没人看见你哭了,幸好我比你高。”他伸出手,想要摸摸安迷修的脑袋,安迷修一下子咬住他的虎口,雷狮没躲开,安迷修厮磨着牙齿,他发红的眼睛还盯着雷狮。他含糊不清地说:“你真是个畜生。这事不会就这样结束的,我要揍你一顿。”

雷狮耸耸肩,算是默认。他说:“我等着呢。”

 

 

 


评论(15)

热度(603)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