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八苦

我没有车,深夜不会闯红灯

安迷修走投无路。

师傅去世,表兄出走,安迷修蜷缩在纸箱里,在寻找一个挣钱的方法。他15岁,没人雇佣童工,也没人看得起他。他穿破烂的衣服出去捡瓶子,十五个瓶子可以买一支最便宜的冰棍。星期天的下午,他咬着冰棍坐在台阶上,心里想:我要不要去死。


肚子饿了很久,干净的水也很久没喝过,想看的书太昂贵,安迷修在垃圾箱里翻找纸片,想学会一点汉字。星期天的晚上,他蜷缩在纸箱里,等待谁来把他吃掉。收音机坏了很久了,一直停留在去年五月,这天晚上却响起来,播报着某人自杀的报道。安迷修觉得这人很可怜,但又羡慕,心想着要不要他也去这么做,想着想着,他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有个男孩站在纸箱边看着他,一语不发,神色淡漠。安迷修眨眨眼睛,看见他身上穿着华贵的衣服,心想今天可能会被吐吐沫,会被殴打,会被辱骂。结果男孩从怀里丢来一个面包,他说:找你很久了。

安迷修狼吞虎咽地吃掉面包,茫然地道谢。男孩没有离开,他在安迷修身边坐下,一点不担心那些粘稠的肮脏。他说:我是雷狮。是“我是雷狮”,不是“我叫雷狮”,好像他们久别重逢。安迷修说:我是安迷修……雷狮不耐烦地踢开一颗小石头:我知道,不用你说。他说:我是来找你的。

安迷修仔细地辨认他的脸庞,依稀想起他是谁。师傅在世时,他们接过委托寻找离家出走的男孩,这个男孩就是雷狮。家里人说这孩子很古怪,他总能提前知晓会发生什么,也能躲开拐角突如其来的自行车。师傅说或许是他运气很好。安迷修找到他的时候,小孩坐在公园秋千上,看见安迷修却不意外,反而轻车熟路地问:你左边的口袋里是不是有水果糖?给我一个。

他们俩在公园里聊了很久,对于安迷修的话题,雷狮好像早有准备,他能把话题顺利地进行下去,虽然表情慵懒,却没有终止话题的意思。最后雷狮说:该回去了。

这时候师傅刚好出现在十字路口。安迷修摸摸他的脑袋,说:以后别独自乱跑啦。雷狮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露出鬼脸。雷狮说:明天见。

虽然从第二天开始他们就再没见过面。


安迷修蜷缩在纸箱里,雷狮把外套脱下来递给他,安迷修拒绝了,他说:我身上很臭哦。

雷狮耸耸肩:我知道。

安迷修说:会弄脏你的衣服。

雷狮不耐烦:我知道。

过了好久,安迷修说:我好想去死。

雷狮沉默了,他望着桥下的流水,他说:我知道。这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雷狮赖上了安迷修。小孩虽然嘴上不说什么,表情却总是很疲倦。安迷修去哪他跟到哪,安迷修捡瓶子的时候,他就坐在台阶上发呆。师傅死后,没有人爱安迷修,他每晚都在想着死去的方法。既不打扰任何人,也不让人发现。雷狮的出现真是意料之外,安迷修想:至少把他送回家吧。


他买了两支最便宜的冰棍,雷狮咬着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有超能力。

安迷修笑了:真的假的?那就让我的人生变好一点吧,超人先生。他本意是顺着雷狮的话开玩笑,但是雷狮转过头,紫色的眼睛沉默,雷狮说:我在努力。

他们俩睡在桥洞底下的纸箱里,下雨的时候用塑料袋包裹纸箱,饿的时候去乞讨,喝流过的水。雷狮的漂亮衣服变得脏兮兮,小孩瘦削了很多,但从没提过回家。夜深的时候,安迷修抚摸着他的头发,给他讲一些无聊的童话故事。雷狮皱着眉头说:这个故事我听你讲很多遍了。安迷修问他:那换一个?雷狮想了想,摇头:就这个。

安迷修说:从前,有一个黄金做的王子。他的眼睛是宝石做的,嘴唇点缀玛瑙。有一只燕子,爱上了他。


白天,安迷修又去捡瓶子,雷狮坐在台阶上看破烂的书。安迷修犹犹豫豫地走过去,雷狮头也不抬:想学写字吗?我教你。他如此自然地说这话,好像已经发生了无数遍似的。安迷修坐在他身边,听他字正腔圆地发音,安迷修在努力地学。他心里想:什么时候把他送回去呢?


安迷修说:王子目睹许多悲惨的人事,燕子陪在他的身边听他哭泣。最后燕子对王子讲:我来帮你。


夜晚,他们俩点燃木料来取暖,雷狮蜷缩在安迷修怀里,对他说:我的超能力很厉害哦。安迷修笑着说好。雷狮说:没有人关心我爱不爱吃糖,喜不喜欢家人。你找到我那天,我很高兴。安迷修不说话了,只是抚摸他的头发。雷狮说:糖吃了很多次,我不讨厌那个味道。


安迷修说:燕子把王子的宝石,王子的眼睛,王子的嘴唇叼走,送给那些贫苦的可怜人,最后王子什么都没获得,但是他很快乐,面色苍白地站在城市中央,听燕子说故事。


安迷修醒了,他摩挲着雷狮的脸颊,坏掉的收音机还在播报去年那个自杀的人,桥底冰冷黑暗,雷狮的呼吸浅而微弱。安迷修想:好啦。

他爬起来,把外套披在雷狮身上,拿走了最后的钱。他来到电话亭,拨通了警察的电话,他说桥洞底下有一个走丢的男孩,请务必把他送回家。电话结束后,他走向了海岸。沙滩柔软温暖,安迷修觉得很舒服,他躺下了,心里想着雷狮。潮水慢慢淹没他。


雷狮做梦了。梦见第一次遇到安迷修,安迷修给他递了一颗水果糖。安迷修听他说很多话,他们俩结结巴巴地交流,最后大家把他领回家去,他就再没见过安迷修。他偷偷把时间倒流了一天,又一次离家出走,并在公园等待第二次遇见安迷修。他把这一天倒流了很多遍,为了多和安迷修说说话。后来,他们俩再没见面。五月,电视新闻说桥洞底下有一个流浪汉自杀了。雷狮坐在电视机前,不停地回放报道,直到看见安迷修一闪而过的苍白的脸。

他把时间倒流了一天,什么也没带,拿了一个面包,离家出走,走向那个孤独的桥洞。一天,五天,三百天。


雷狮醒了,他睁开眼睛,身边果然没有人。收音机在播报去年的事,纸箱子潮湿冰冷。安迷修说:人们把王子和死去的燕子丢进了火炉里,得到了一颗闪闪发光的心。


雷狮闭上眼睛,扳着手指头算时间。没有关系。他想:没关系。让安迷修的人生变好一点吧。


评论(7)

热度(474)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