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八苦

我没有车,深夜不会闯红灯

甚至专门开了个小号,你好爱我

补充一下,不用担心我,已经把对方的账号举报给12377了,我很闲,不介意打官司。

安迷修给雷狮发消息不小心泄露心声是吧

哼啊啊啊啊

虽然但是还是要给大家避雷一下我自己!!以前的雷安号不是洁癖,有写过耀安!!洁癖的妈咪请务必不要委屈自己(土下座)现在的状态大概是:不写耀安了但是如果刷到并不会排斥

🥺🥺🥺

冷笑话

雷狮做牙医很多年,经验丰富,安迷修发觉智齿痛的那天深思熟虑了很久,还是到死对头的诊所去看牙了,毕竟靠谱牙医真的很少见。雷狮问他:行吧,我有什么能为你做的?

安迷修:别笑得那么开心就行。

全球酱约了一篇很有意思的w字雷安🥰🥰写的很开心,希望公开的时候大家都来看一眼🥰🥰(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公开)

一些本人噩梦引发的灵感

吃谷人安迷修,单推某冷门女性向游戏男配角布伦达,布伦达人气不高,冷门妈十分稀缺,安迷修每次吃谷都凹凹叫,团咪都把他当成好大爹供着。催肾+囤货的那个管理员很神秘,很少说话,但凡出来催肾,没有一个人不交的,令人闻风丧胆又安全感十足。某天安迷修出来和他面交谷子,看见一个超级大帅哥坐在约定的咖啡厅里,安迷修犹豫半天不敢过去,帅哥看见他,很响亮地问:门口那个,你就是“布伦达激推bot”妈咪?安迷修灰溜溜地走过去,看清楚了才反应过来,不对啊,这个人的长相和声音都和他推如此相似!管理员妈咪顶着漂亮的脸蛋冷笑一下:因为这游戏是我姐开发的,我是代餐。面对面见到纸片人高配版,安迷修激动得手足无措,大喊一声:儿啊!!!妈妈爱死你了!!!

管理妈咪冰冷的漂亮脸蛋迅速崩塌,欲言又止,半天后他恍惚地回答:谢谢,我叫雷狮。

People i don't like(2)

People i don't like 2

 

By慈叶

 

*梗来自十素老师,已授权

*雷安,笔力不够所以非常ooc的安迷修!!警官狮酱与白切黑的安酱!!让您感到不适请及时退出!

 

安迷修做了很长的梦:这个梦可能来自于他的高中时代,也可能只是他的想象。但是,梦醒之后,他又一次久违地感受到那种悲痛,这让安迷修感到呼吸急促,心口疼痛。最后他蜷缩在被子里,假装自己只是短暂地溺水了。等他露出水面、正常呼吸,就是梦醒了。安迷修睁开眼睛,盯着墙壁上的照片和路线图。他的房间看起来像一个破案现场,墙壁上贴满了同一个人的照片,从复印的童年照,到偷拍的高中照,还有隔着很远拍到的背影,等等等等。安迷修漠然地盯着那些照片,上面是雷狮的脸,这些东西不全是安迷修拍的,也有各种人脉给他送来的。他盯着最中间那张路线图,上面标出了小区的布局,画出了雷狮的公寓所在地,安迷修抚摸着右上角那个名字:雷狮。他叹息一声。

电话铃响了,安迷修摸起来,对面说话的是安莉洁,女孩咬着面包含糊地说话:“唔,雷狮先生家里没有同居人的迹象,也没有宠物。上周埃米在门口装了几个微型摄像头,他没发现,今天已经去回收了。”

“谢谢,安莉洁。”安迷修揉了揉眉心:“我的邮箱还是那个。”

“好的。”安莉洁终于咽下了那块面包:“你和雷狮先生有过节吗?你调查他很长时间了。”

她一定是随口一问的,毕竟她不对任何事情有兴趣,但是安迷修沉默了几秒,还是回答了她:“是的。他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在任何地方我都会想起他。”

听起来像是念念不忘的宿敌。但是安迷修知道并不是这样。他挂了电话,盯着墙壁右边的照片,有一张是高中模样的雷狮,他趴在桌子上熟睡,正巧被某个人拍下了侧脸。安迷修隔着纸片抚摸那张脸颊,然后把额头贴上去,他快要哭了,但是最后,他又一次露出水面。

 

雷狮差点睡过头,出门的时候还在楼梯拐角撞到了人。等他下了地铁到了警局,已经是上班一个小时后的事了,凯莉抱着手很不高兴的样子:“这可是你第一次迟到。”

雷狮对她假笑了一下,披上了外套。他一向不擅长打领带,都得花很长时间对着镜子研究,凯莉实在看不下去,随手帮他扯了下领带,安莉洁进来的时候正好撞见这一幕,她在心里默默记下来,面上还是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

安莉洁是来感谢及时把她从桥边抓下来的凯莉,并且专门送了面锦旗。上面写着:眼疾手快凯莉酱(凯莉的表情非常一言难尽)。安莉洁举着锦旗,有点茫然地问她是不是不喜欢,凯莉又不好推辞,学着雷狮假笑,把那锦旗接下来了。雷狮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安莉洁,最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你男朋友呢?”

话一出口,收到了两个女人的视线。安莉洁是惊讶,凯莉是惊恐,就差写一个“有男铜”在脸上了。雷狮敲敲桌子:“我没见过那样不负责任的男朋友,你完全不责怪他吗?”

安莉洁还是那副在做梦的表情,但是她的口气非常坚定:“这不是他的错。”

“你们分手了?”雷狮一忍再忍,没忍住追问。

“算是吧。”安莉洁想了想,确实没再收到继续扮演女朋友的命令,她轻飘飘地回答:“但某些时候我还挺赞同安先生的观点,人不能要求无穷无尽的爱。雷狮先生,你有尝试过爱人吗?”

等她出去了,凯莉抓着雷狮吐槽:“渣男和莫名其妙的笨蛋,真是绝配。”她嘀嘀咕咕:“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情侣。”说完还抓起锦旗,露出了仿佛吃比比怪味豆的表情。雷狮轻轻敲了敲桌子,“有没有觉得他俩完全不像情侣?”凯莉翻了个白眼:“那也不关我的事。”

雷狮开始转笔,心里想着安迷修的笑容,最后他把笔扔在桌子上,下了结论:那确实也不关我的事。从这一刻开始,他完全走进了一个陷阱。

 

雷狮到家门口就觉得不对劲,他在门口的地毯下面放了些花生,从昨晚到现在,他没有踩过地毯,然而花生已经碎了。雷狮摸出了放在灭火器箱子里的铁棍,他打开门,家里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动静。雷狮提着铁棍一动不动,他踩了踩脚底的地毯,花生发出微弱的碎裂声,来人的体重比他要轻。自从和家里断绝关系后,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住在这里,也特意叮嘱过物业别来打扰自己,总而言之,这不是一个好兆头。雷狮提着铁棍走进去,没有开灯。他的夜视能力很好,反应也迅速,在黑暗里,没有人能制服他。他把家里全部摸索了一遍,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也没有任何人进入的迹象。东西全都完好无损,存折银行卡也依然在位,雷狮稍微放心下来。他又检查了每一个隐蔽的角落和家门口,没有发现摄像头或者监听器,或许是他多疑了。雷狮松了口气,他走进厨房,随手打开储物间,准备做点吃的。这时候他瞥见储物间第一层出现了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或者说,至少这几年他没见过——一瓶胃药。

他的胃病已经很多年没再犯了,这东西也早就没再囤。雷狮慢慢地拿出那瓶胃药,轻轻晃了一下,里面是满的,似乎只是普通的药丸。他感觉自己的胃又开始变得沉甸甸的,从脊背到指尖,都变得冰冷起来。

 

视频很快传过来了,虽然只是记录了家门口的事情,但是值得安迷修看很多遍。雷狮乱糟糟的头发,或者某一天没打好的领带,面无表情的臭脸(是起床气),安迷修看着看着就就会笑出声来。一点没变,他又是高兴又是悲哀。安迷修站起身来,在墙边的小纸条上写:不会打领带。安莉洁发来的消息和埃米传过来的视频都是有力的证据,多可爱的小毛病。安迷修喜滋滋地眯起眼睛,他把手上的票据揉成一团,然后放进了迷你垃圾桶里。

他伸了个懒腰,躺进被褥中,眼睛还盯着一墙壁的雷狮看。这是犯罪吗?安迷修咬着指尖想:这是爱啊。

 

雷狮又一次睡过了头,顶着黑眼圈和一张臭脸走出小区,心里算着要挤多久的地铁。身后的车在对他按喇叭,雷狮烦得要死,差点回头对着车灯踹上一脚。回过头一看,车玻璃后面是安迷修友善的脸。雷狮无缘无故生出一种恶寒,很快他的直觉被警惕掩盖了。安迷修探出头对他打招呼:“早上好,雷警官。”

雷狮黑着个脸:“我很忙,没时间和你叙旧。”

安迷修无奈地耸耸肩:“要我送你一程吗?毕竟你们帮过我。”

这时候和他扯熟不熟讨不讨厌都是次要的,毕竟凯莉的怒火更烦人。雷狮不到一秒就分析出了好坏,他面无表情地拉开副驾驶座车门,坐了进去。安迷修像是不经意地问他:“你看起来脸色很差,失眠了吗?”

“传教士大概率不负责医学健康吧。”雷狮冷冷地回答。安迷修耸耸肩,不再追问什么。有专车接送当然不着急,雷狮甚至可以在车上研究一下领带。经过早点摊位的时候,安迷修停车去买油条,雷狮低头研究自己不听话的领带,这时候车载垃圾桶里有个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纸团。没有烟头、食物,只有一个纸团,上面似乎记录着什么。或许是前女友电话号码,雷狮带着恶作剧的心态拿起那个纸团,在他心里,安迷修的隐私简直就是个笑话。可是当他看清楚上面写的东西时,有好一会儿动弹不得。在安迷修回来之前,他僵硬地把纸团放进了自己的兜里,然后合上了垃圾桶。安迷修拿着油条回来时,他正低头拉扯自己的领带。安迷修看着他笨拙的动作微笑起来,很自然地从驾驶座靠过来,低头帮他打领带。他比雷狮要矮一截,雷狮低头会看见他的发旋,安迷修如果这时候抬起头,鼻尖会蹭到雷狮的嘴唇。他没有这么做,也就没看到雷狮死死盯着他的眼神。

到了警局门口,雷狮一言不发地下车了,一句谢谢也没有,安迷修看起来并不在意。警官先生走进办公室,脸色相当难看,凯莉也被吓了一跳,但是她还是大着胆子说了一句:“今天的领带打得不错。”

雷狮一言不发。他靠在窗边,盯着安迷修的车离开。然后他摸出兜里的纸团,那上面赫然是开具胃药的证明票据。雷狮深呼吸一口气,好吧,冷静一点,雷狮对自己说:要么他杀了我,要么我杀了他。他捏紧了票据,脸色阴沉。这时候车上的安迷修随手翻开车载垃圾桶的盖子,里面空无一物。

安迷修笑起来。

 


饿了,求点饭饭

家人们有无那种小雷大安的雷安酱看👉🏻👈🏻年下爱好者真的饿疯了🥺🥺想看漂亮小孩把笨蛋前辈玩弄于股掌之间然后吃干抹净的文文

舟设定下的弱智雷安酱

一些罗德岛设定雷安,弱智小故事。还是那个萨卡兹雷狮和萨科塔安迷修。

1.

雷狮和安迷修在博士办公室整理资料,可露希尔在楼上引发了一个大爆炸,停电了,一片黑暗中凯尔希听见雷狮对安迷修说:开下灯。

然后安迷修的光环亮了。

2.

极境致力于跟每个帅气男干员比试一下谁更帅,但是雷狮一般情况不搭理他,极境认为这是一种挑衅,他和安迷修在一次乌萨斯难民掩护活动中组队,极境和他闲聊,炮火冲天,极境扯着嗓子大喊,试图超过炮火声:我讨厌雷狮!

安迷修大喊:我也是!

极境很懊恼:我想打败他,他究竟有什么弱点?!

安迷修大喊:角和尾巴!

极境:……啊?

安迷修大喊:他!的!角!和!尾!巴!!!

3.

雷狮平时手欠,喜欢拍安迷修屁屁,工作的时候他老来骚扰安迷修,动不动对着人家屁股来上一巴掌,安迷修很烦,找送葬人拿了个手铐把雷狮铐凳子上了。不过一会儿安迷修感觉到屁股又被打了一下,他很生气:雷狮,把你那条该死的尾巴收起来。

送葬人:虽然在此处我不应该提出任何意见,但以我浅薄的认知和经验来看,我认为这是二位调情的一种方式。

4.

罗德岛甲板上经常有一些休闲活动,比如棘刺会在甲板做体操,莱娜种了些小花,早露会去喝下午茶,而安迷修会在甲板上晒被子。

5.

安迷修和雷狮在一次救援行动中又发生口角,差一点要打起来,最后两个人灰头土脸地回来了,凯尔希大发雷霆,把他俩关一个房间要他们俩反省。安迷修很郁闷,他嘟囔:好吧,雷狮,我先道歉,我不应该说你的角像兔耳朵。

雷狮冷笑一声,抱着手不说话。安迷修知道他还在生气,但是不过一会儿,一只萨卡兹尾巴轻轻挠了挠安迷修的手心。

6.

卡西米尔骑士竞技赛事,烛骑士对战耀骑士,雷狮赌耀骑士会赢,安迷修觉得烛骑士更胜一筹,两个人赌着赌着在观众席上打起来了,打到一半发现薇薇安娜和临光已经停手了,正趴在赛场围栏上看他俩打架。

7.

断罪者和可露希尔研发了一款新游戏,罗德岛的大家都在玩。绮良的目标是拿到全岛第一名,翻阅排名表的时候发现第一名ID叫“那个翘屁股萨科塔”,第二名ID叫“萨卡兹的尾巴有什么秘密”,绮良闻到了男同的味道。

8.

安迷修和雷狮在甲板上打了一架,打累了,各自找了个地儿躺下睡着了。能天使走的时候安迷修睡着了,雷狮似乎也做梦去了,她回来送苹果派时正碰见雷狮蹲在安迷修身边用尾巴偷摸安迷修呆毛。

雷狮在天台遇见安迷修,安迷修正张开双臂准备往下跳,雷狮吓死了一脚把人从天台边踹回地上,安迷修哈哈大笑:我是不会死的,因为我是一个菩萨。雷狮觉得莫名其妙,这个人可能真的脑子有病。后来他去天台干饭,都会遇到安迷修在闭目养神。雷狮问他是不是精神病,安迷修很委屈:我真的是个菩萨,只是这里都没有人信奉我,我现在力量很弱……雷狮冷笑一声,递给他一个饭团,说来吧,这是贡品。安迷修有点犹豫,还是吃下去了,然后说:唔哦!力量涌现出来了!

雷狮下课去洗饭盒,正遇见安迷修在厕所呕吐,他给他的饭团,安迷修全都吐出来。雷狮蹲下去盯着安迷修,安迷修说:我吃不惯人间的食物。

好吧。雷狮问他:你能吃啥?安迷修想了想:早晨的露水和月光。那时候是大夏天,根本没得晨露,安迷修说:所以到了夏天我的力量就很弱。但是如果我恢复了力量,我能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无稽之谈。雷狮觉得很好笑,他翻白眼。但是他发现在学校里根本找不到安迷修的名字,考试成绩上也没有这个人,没有人和安迷修搭话,于是雷狮意识到:没准安迷修真是个神鬼之类的。

他开始为了实现愿望努力,给安迷修收集露水,让安迷修给他加buff去打架,如此种种。有一天他在天台上看见睡着的安迷修,想起自己童年那个铜菩萨,觉得这一切很荒谬。雷狮想:喜欢菩萨和敬爱菩萨还是有区别的。他低头亲吻睡着的安迷修。

夏天结束以后,他再没遇见过安迷修。

很多年后雷狮去同学聚会,大家聊的好开心,雷狮自嘲:我有个夏天经常有幻觉,经常遇到一个叫安迷修的菩萨。

大家面面相觑,一个女孩说:安迷修学长不是一个人吗?大家七嘴八舌:他患有厌食症,喜欢去天台一个人待着,从来不参加考试,久而久之已经被开除了,但是他有个夏天常来学校天台,大家都以为他要跳楼,提心吊胆好一段时间。幸好他没有,那段时间常看见他在厕所里呕吐,也不知道吃了什么,明明不能吃午饭,却还是逼着自己咽下。怪人!

雷狮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个事,他喝得有点醉,根本不知道谁送他回的家。他嘟嘟嚷嚷:安迷修……我要许愿……

送他回家那位故人沉默很久,最后说:你说吧。菩萨一定会实现你的愿望。